遙玄

曬曬兒砸~

清觀其妙

其實李妙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孫清就這麼答應跟她百年一世.......

李妙記得第一次見到孫清的時候,是在純陽的論劍臺,當時她正指點著小師弟練劍;論劍臺的景色永遠都是雪白的,可當李妙看到雪中行來的墨紫色身影時,她卻突然有種積雪消融,新春的綠芽正在滋長蔓延的錯覺。

若沒有小師弟在一旁驚恐的尖叫跟後來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蓬萊的搗亂,她大概也無法那麼快回神.....

當孫清跟那個叫雲子凌的傘爹拿出師傅的親筆信並說明來意後,李妙就幫著孫清他們直接把勵志當神棍的小師弟打包送回了萬花。

信中說,師父給他們找了個師娘,而師娘剛好就是孫清跟雲深的萬花師傅,師娘對於師傅這種疑似搶人徒弟的做法不太滿意,於是她給師傅兩條路,要嘛師傅繼續收著雲深當小道士,他倆掰,然後師娘殺上華山搶回小徒弟;要嘛把雲深還給師娘,然後他倆繼續處日子...嗯,師傅秉持著道侶的徒弟也是他的徒弟的想法選擇了後者....

喔...他們順便把李妙也打包...咳,請回谷作客了一段時日,美其名曰:為報答照顧指導師/親弟之情,之後還一起去了蓬萊。

----------------------------------------------------------------------------

後來李妙又回到了華山繼續修行,等她再入江湖行走時才知,當年的小師弟已在惡人谷混的風生水起,而惡人谷也多了個常駐的中立萬花醫者。

再後來某次在茶館閒坐聽書時,李妙聽說孫清離開了惡人谷,正獨自遊歷大江南北,到處行醫

腦中不禁浮現了第一次見到孫清時的畫面,雪中緩行的墨紫色身影,看著沉重的色調,卻因那身姿撐起了遺世人間的韻味,總覺得那抹纖弱的身影,在這早已慌亂不已的世道中獨自行走,少不得會遇上些危險。

也不知怎麼搞的,等李妙回過神時,已經找到了正在太原郊外採草藥的孫清,並故作鎮定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對方是否願讓她在這不太安穩的江湖路上與之相伴,又在聽到孫清答應後,李妙不禁暗暗鬆了口氣,也莫名地感到一絲說不清的歡喜

她們一起撐著竹排欣賞洞庭湖光,攜手漫步於楓紅如火的楓華谷,也會在年節期間到揚州、長安最高的屋頂欣賞煙花....兩人走過了很多地方,蹤跡遍佈大唐各地,雪山、荒漠、長安、西湖、邊關、東海...只要有孫清在的地方,一定也有李妙的身影,慢慢的江湖上都知道,那位仁心的萬花醫者身邊跟著一名劍法卓越的純陽道姑

後來小師弟也離開了陣營,他們也會一起跟著親友們到各地的武場切磋較量,但不論去到哪裡,兩人總是相伴在彼此身邊,形影相隨;在相處的過程中,李妙漸漸知道了孫清的許多事,比如師傅師弟是她的逆鱗、比如孫清是會花間的而且還不錯(為了教訓師弟練的)、比如孫清不喜歡吃甜食卻喜歡帶點甜味的銀針茶、比如孫清睡覺時總會縮做一團...很多很多;也因此在李妙突然意識到自己對孫清的不對勁的時候,早已是身陷其中,不可收拾了。

會意識到其實也多少是因為小師弟...的親哥,有段時間她倆與小師弟跟他的親哥和義兄姊結伴而行。那時不管孫清要去哪或想做啥,小師弟跟他親哥一定跟前跟後的幫忙。

李妙每次看在眼裡,心理都覺得有點堵,她知道小師弟跟孫清之間的情感親厚,何況小師弟對她也是這樣;可她不明白為何傘爹也是如此,也不像是為了感謝孫清對他弟弟照顧有加的關係,但讓她更想不明瞭的,卻是為什麼自己會覺得不高興與慌亂,甚至有幾次會想把孫清直接帶走的衝動....

就在她專注思索這些煩惱時,卻沒注意到,孫清跟小師弟看了她一眼,對彼此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

之後在小師弟跟他義姊那位豪爽的丐幫弟子的推波助瀾和各種坑殺親/義兄長的幫助下,李妙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思,然後她就去告白了...才怪....

明白自己心情的李妙在確定孫清身邊有小師弟一夥跟著不會有危險後,就留書出走了....對了書信裡大概的意思是這樣的:「世界那麼大,我想一個人去浪一浪,勿念。」

附帶一提,據後來某雲姓花哥對自個妻子回憶:那是他第一次聽到師姊藏在袖中的洛鳳發出了低鳴....

離開孫清一行後,李妙又回到了一開始獨自走江湖的樣子,只每每在轉頭想與某人分享當下心情時,那個總是含笑聽她訴說的人卻不在了,吃飯時多拿的一副碗飯,自己不太喝的銀針茶....都像是在訴說那難以忍耐確又不敢對某人訴說的情感

為了逃避,李妙近乎將自己放逐般的到處旅行著...但不管到了哪裏,都有她跟孫清同行的回憶,面對著這些兩人一起走過的風景,她怕自己會忍受不住的跑去找孫清,更怕從孫清的口中聽到會令自己心痛的話語,於是她毅然決定回華山再次閉關....

而孫清則在李妙離開後不久,便帶著小師弟去邊關隨軍行醫,兩人也因此斷了聯繫,到後來兩人再次相見時,已過了五年

----------------------------------------------------------------------------

會再次相見是因為孫清跟小師弟幫忙護送受傷的純陽弟子李徼回純陽休養時,遇到了剛出關正要去找掌門的李妙

乍見到孫清的李妙面上雖然平淡冷靜的與二人打招呼,但內心卻荒的緊,原以為隨著閉關的沈殿,對孫清的念想早已淡然,卻不想再次見到面時,原本平靜的內心又再次掀起波瀾,思念不停的翻湧,若非強行壓抑自己,怕是會直接上前將孫清擁入懷中

看著孫清對李徼師弟關懷備至,雖然知道這是孫清身為醫者的仁心,依舊讓她覺得非常難受,尤其是在知道了李徼對孫清也有著一些想法後,每次看到孫清跟李徼有說有笑時,更是恨不能叫小師弟去照看李徼或是直接把李徼打暈,自己好把孫清帶走藏起來.....

這也使得有段時間只要李徼在與師兄弟們切磋下氣場時,李妙若見了,分分鐘給他人劍炸掉....再後來...呃...李徼跟孫清告白了,被來找孫清的李妙撞見了,而孫清也看到李妙了....

....噢齁....


夕陽下龍山寺的老牆

我還沒想好名字,只是個設定

給自己的遊戲人物的一個設定

只是個故事,就別計較太多了

為什麼傘爹跟一人裡的角色同名?

因為我那時創角的時後隨剛好在聽丹歌驚鴻

為什麼花太又可以是咩太?

因為我花太跟咩太在同一隻號下面(ㄍ

而且花太是親兒子!!

人物設定:

劍三背景

(暫定)


萬花:

花太:雲深不知(雙修)— 長大後 —>花哥:雲逸遷(離經,偶爾切花間)

花姐:(名字未定,字:子硯,雲深的師姐,主修離經,但其實花間也很強)


純陽:

咩太:談無欲(雲深,太虛,在山河裡面炸氣場甚麼的,最爽了)

道姑:(名字未定,字:無衣,雲深的師姐,雙修,太虛為主)


明教:

喵蘿:雲中君(淨世)— 長大後 —>喵姐(名字未定,雙修,淨世為主)

喵哥:安碧城(雲中君的表哥,雲深的結義三哥,雙修,明尊為主)


丐幫:

丐姊:笑雲深(雲深的結義二姐)


蓬萊:

傘爹:王也(雲深的親哥,安與笑的結義大哥)


少林:

小燈泡:釋(雲)慎獨 (只想安靜當個陣眼,打死不切坦,偶爾會被雲深冒用身分去收集情報(八卦))


小時候喵蘿跟著到谷中求醫的師兄姊一起在萬花谷中待了一段時間,期間認識了花太


後來喵蘿跟著師門回大漠了,也就跟花太斷了聯繫,但花太記得有個玩得很好的來自大漠有著異色瞳的小妹妹


幾年後,花太能出谷了走遍大江南北,看盡了大漠的黃沙、江南的煙花、崑崙的白雪,苗疆的風采....


還順帶在遊歷東海的旅程中,撿回了自己的親哥(其實是被親哥的海雕撿到)


在一次茶館閒坐喝茶時,看到有個喵哥在跟一群混混打架(因為混混偷拿他的小魚乾)


看著對方人多勢眾,而喵哥只有一人有點吃力,想了想,順手一發春泥過去後,就別開視線沒再管了


沒多久,有個人坐到了花太對面,用著不太純熟的中原話說了句:謝謝你,你要吃小魚乾嗎?


從此,開啟了一段雞飛狗跳的認親之路.........


----------*-------*------*------*------*------*--------------------------


由於喵哥剛離開明教出來歷練,中原的話語還有待學習加強,也讓花太誤以為喵哥就是小時候認識的那個喵蘿(其實是喵蘿的表哥)


花太頓時覺得看破紅塵心以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都是藉口,他只是覺得很丟人)就跑去純陽當了一段時間的道士


但由於不負責任的師傅在收徒後就跑去雲遊不知所蹤,基本上在華山都是道姑在照顧指導花太


而花太也在這段時間發現自己在當神棍...呃...不對...是對於鑽研玄學奧妙挺有天賦.....


也因緣際會去少林交流,學了個儒道釋三修,順帶認識了個小燈泡,兩人投緣,從此相交莫逆


又因某個不知緣由的情形棄儒從墨,堅持自己是墨家子弟,儒家都是狗..咳....(這個可能會刪掉,我還沒想到緣由)


之後被看不下去的親哥跟萬花師姐給逮回了萬花繼續行醫救死人(我大萬花谷,活人不醫,偶爾會用咩太的身分行走)


於是,花太開始了他救人不成就超度的大業(也自此走上追尋自在逍遙的三生路)


至於喵哥在被傘爹爆揍一頓後,覺得傘爹真是仙姿卓越武功高強啊(傘爹認為都是這傢伙害他可愛的弟弟入了陣營沾染是非)就賴在傘爹身邊當了個小迷弟,搞得有陣子傘爹看到喵哥就煩


後來在三人一起遊歷君山時,遇到了一個丐姊,因為名字相似的關係,丐姊特別疼小花太(呃...還有個原因...花太是個奶,丐姊表示:我終於不用自己笑醉狂了QAQQQ)


於是四個人一起繼續遊歷大江南北,有了丐姊的加入,一行人的飲食得到了改善....(花太只會藥燉,喵哥只有小魚乾跟烤肉串,傘爹只有生肉跟蛇膽....)


後來又經歷了一些事,四人也結為了義兄姊弟妹(年齡順序:傘->丐->喵->花)


在某次四個人聊嗑的過程中,才搞清楚原來喵哥是喵蘿的表哥,不是喵蘿本人...誤會就此洗清了


(雖然喵哥又被傘爹跟花太給聯手揍了一頓,丐姊在一旁喝酒喊加油)


----------*-------*------*------*------*------*--------------------------


後來花太長大成了個濟世行醫的花哥,一改自己年少時精彩刺激的人生,開始追求安樂恬靜的生活,所以大部分時間只行醫救人,偶爾手癢才切花間超渡對方.....


某次路經白龍口的時候,撿到了不知怎麼從懸崖上掉到河裡的長大後的喵蘿


此時喵蘿已經成了個喵姊,熱衷於撩(繳械)小姐姐(她以為這在中原是表達善意的舉動,後來被反撩了才知道不是....所以明教到底都怎麼教小孩的??只教了小魚乾???),跟到處浪人頭(一刀一個小朋友,七進七出不留名)


加上受到師傅夜帝跟小時候在萬花谷的影響,最愛道姑跟花姊,(但我堅持設定裡需有一對花羊羊花官配,所以小姐姐之間沒喵甚麼事)


(喵蘿曾經撩過的兩個道姑跟花姊,他們剛好都是花太在萬花跟純陽的師姊,後來兩人因為花太有心的湊合在一起了;對此傘爹表示哀傷,他原本想追花姐;花太表示:哥你別想了,我師父說了,我們師門代代都必須有對花羊羊花cp,既然不是我,那就只能是師姐,我嫡親師姊們就該在一起,別打擾她們,回谷我在給你介紹其他師兄姐)


而喵姐被花哥救起後誤把花哥當成小姐姐一陣瞎撩(萬花都是黑長直啊)


瞎撩的過程才發現是小時候的玩伴,傷好後就退了陣營跟著花哥走遍大江南北濟世行醫順便歷練(美其名曰:當保鏢抵醫藥費)


期間每次想撩小姐姐時,就會被花哥撞見,還會被花哥順手反撩一波(正宗萬花谷出品 -- 撩(騷)話大全-- 了解一下)


但事實是花哥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會撞見這種事,然後又覺得反撩喵姊挺有趣的就一直這麼重複循環著


----------*-------*------*------*------*------*--------------------------


再後來有次喵姊去黑戈壁幫花哥採藥草順便去看看以前陣營老友,回程時被一群過去得罪過的敵方陣營人士追殺


由於對方人多勢眾,喵姊雖沒打算跟對方硬拚,但還是被打成了重傷,撐到花哥那時已經剩一口氣了


花哥看到喵姊回來時的樣子也嚇了一跳,在穩住喵姊的傷勢後,請來了師姊們幫忙照看(那對花姊跟道姑)就出了趟門


幾天後花哥回來了,看到喵姊醒了,恢復得也不錯就放心了,隻字不提他出門幹了啥(也沒啥,就是去將那些人下藥蓋布袋打成殘廢後又順手下了五感失靈丹跟斷子絕孫散)


經過這次事件後,兩人一樣到處行醫濟世走走看看,一樣想撩人時就被反撩,只是變成了喵姊去哪花哥都跟著,就怕她跟上次一樣差點死在路邊(所以說出門要帶奶)


後來呢,後來他倆就湊一堆了...(這詳細過程還沒想好...到底要夜黑風高還是陽光明媚啊??)


然後花哥被知道這事的喵哥約出來打了一架(是傘爹和丐姐趕到把兩人都揍了一頓才消停)


喵哥表示:喵喵喵???小弟你居然還是個雙修花?!?!說好的離經為一人呢???


花哥:想當年,小爺我花間姿意遊,浪的風生水起的時候,三哥你才剛出大漠吧?


再後來呢,安史之亂爆發,花哥跟喵姊更是到處救人,戰亂人命如草芥,能救一人是一人


等到戰亂平定後兩人跟花羊師姊們一起回到花谷定居,傘爹、喵哥跟丐姊也常會到谷中長住,也時不時的出谷到處晃晃跟拜訪親友故交,偶爾會回大漠看看


還收了兩個小弟子是兩隻都是小喵太(雙生子),沒辦法,自家親兒子被道姑師姐收了當徒弟,小女兒跟著花哥花姊學醫,後來小花蘿跟哥哥同袍好友在一起了,氣得她哥有陣子只要那同袍好友開鎮山就跑去裡面人劍炸氣場,外帶兩隻小喵崽看到那隻咩就上去各種繳械....(不過這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後了......)


是說,他們回大漠時還會順便捎上各種萬花谷出品的藥,其中保養品方面最受歡迎的是護髮液跟面膜!



咩太就是花太的另一個身份

花姐跟道姑的故事還沒想好

小燈泡沒有情緣,他的情緣是佛祖

喵哥跟丐姐各自的故事也只有個雛型

你說傘爹?傘爹還在尋找他的阿青呢!(反正不是內銷,就是萬花或長歌....到底蓬萊的官配是啥啊??)


我呀,只想緩緩的活   靜靜的看   輕輕的走

先不管畫的怎麼樣,總覺得再這麼把桌子當畫紙用,不是我畢業後要擦乾淨擦到死,就是以後用我桌子的學弟妹要擦到死⋯⋯一堆的圖跟字⋯⋯

#仿一張談無慾
#我一定是畫成了被素或慕上身了的談_(:з」∠)_
#沒臉打標籤(╥﹏╥)

「天上的繁星,人間的羊湖」

羊卓雍,碧綠的玉石,美麗的神女,

您是否還在這美麗的聖湖中,

慈祥、溫和的眷顧著您的族人

其實只是試試看發圖,果然三隻竹子比較好看⋯⋯